在线检测未来函数

江恩螺旋多边形

来源:Internet,编辑:股旁网,2013-01-29

江恩螺旋四方形
江恩“轮中轮”的另一种表现形式是江恩螺旋四方形。江恩螺旋四方形就是将市场循环一周八等分,而四方形的十字线和对角线上的价格就是极有可能发生转折的重要价位。
江恩螺旋四方形的绘制方法是:
1.观察价格的历史走势,从中选择历史性高位或低位作为江恩螺旋四方形的中心;
2.确定上升或下降的价格单位;
3.逐步逆时针展开。
通过江恩理论,我们可以推算出四方形的中心线和对角线的价位将可能会成为价格走势的重要支撑位或阻力位。
江恩螺旋四方形之所以有着较准确的预测功能是因为它与黄金展开线有异曲同工之妙。不同的是,黄金展开线是以对数及数展开的,后面一项是前一项的1.618倍,而江恩螺旋四方形是以算术级数展开,为等差数列。
江恩认为:
1.一个升势若以对角线上的价位为起点,则可能在价格的二次方上结束;
2.一个跌势若以对角线上的价位为起点,则可能在价格的平方根上结束。
江恩螺旋四方形是江恩循环理论的重要组成部分,只有经过长期的时间,才能准确地把握。
江恩螺旋多边形
五、江恩六边形
江恩螺旋正方形是将市场循环分为八等分,而江恩六边形则是把市场循环分为六等分,是介于江恩螺旋四方形于江恩轮中轮之间的一种图形。江恩六边形把360°圆周六等分,每一部分为60°,按照逆时针螺旋展开至至无穷。
第一个循环:1~6,
江恩螺旋多边形
第一个循环:1~6,数字增加6;
第二个循环:7~18,数字增加12;
第三个循环:18~36,数字增加18;
第四个循环:37~60,数字增加24;
……
第九个循环:217~330,数字增加54;
第十个循环:331~390,数字增加60.
六角形的数字代表市场的价位,当市场中的价位到达江恩六边形某一重要角度线时,就会出现支持或阻力,如0°和180°。
我们可以利用江恩六边形发现价格将要出现的转折点,有效地掌握买卖时机。
五、江恩理论与大陆股市
任何具有周期性的事物,均有一个明确的周期单位。江恩周期理论认为,除了要清楚如何界定循环周期外,更重要的是还要清楚选择怎样的时间周期单位。
在实际的运用之上,常用的时间周期单位有:时、日、周、月、季、年。而以月为单位的周期分析方法,基本上与以年为周期单位的分析方法十分相似。
⑴以重要的市场底部起计三个月之后再加四个月,便可得到一个市场底部或是市场一个反作用的时间;
⑵在上升趋势中,调整通常不会超过两个月,到第三个月市场将见底回升;
⑶在极端的市况下,一个市场的调整可能只有二至三个星期,上升可能连续十二个月;
⑷在大升市中,一个短期的下跌趋势可能运行三至四个月,之后市场转势回升;
⑸在大跌市中,一个短期的反弹可能维持三至四个月,然后转势回落。
如深华宝的走势图。该股从1999年6月反转上升,9月见一个中期高位后调整,连续调整两个月后,于第三个月即12月止跌回升,月K线上收出较长的下影线。紧接着上升三个月后调整,同时创出18.29元的历史高位。
江恩方格的魔法、江恩理论 与周期循环

江恩方格的魔法
江恩理论虽然与波浪理论诞生于同一时代,但远不如后者受欢迎,因此流传面也不广。与波浪理论相比,江恩理论更注重市场运动的时间因素,强调时间周期的重要性,因为该理论认为时间是大自然的执法者,江恩理论中有许多地方与中国古代经典著作《易经》及中国古代天文历法的某些内容契合,者更为江恩理论增添了一层神秘色彩。
江恩并没有把他的预测分析过程写进书中,但江恩周期、江恩几何角度线、江恩圆形图、江恩六边形、江恩方格等理论和方法还是为我们研判和预测市场提供了极好的工具。现在,我们仅用江恩理论中最简单的江恩方格对1999年以来大豆和铜市场的一些反转价位做一个马后炮式的分析。
2450 2440 2430 2420 2410 2400 2390 2380
2180 2170 2160 2150 2140 2130 2120 2370
2190 1980 1970 1960 1950 1940 2110 2360
2200 1990 1860 1850 1840 1930 2100 2350
2210 2000 1870 1820 1830 1920 2090 2340
2220 2010 1880 1890 1900 1910 2080 2330
2230 2020 2030 2040 2050 2060 2070 2320
2240 2250 2260 2270 2280 2290 2300 2310
上图是以大连商品交易所5月合约连续图在1999年创下的最低点1820为起点(最低点是1821,取整为1820)构造的江恩方格图。根据江恩理论,江恩方格起点的垂直水平线和对角线上的数据(即起点的东、南、西、北和东南、东北、西南、西北八个方位)可能是市场的反转价位。现在我们就打开DCE大豆5月合约的周线图,开始按图索骥。
从5月大豆的周K线图上可以看出,1999年以来的最高价是2380,正好是上图的最右上角,时间是2000年12月18日那一周。1999年见底回升以来的第一波高点出现在1999年8月9日那一周,最高是2202,收盘2120.2120也位于上图的右上角,在2380之下。2202介于2200至2210之间,起点1820的水平线上的最左端就是2210,与2202的最高价很接近。第二波上涨的高峰出现在2000年2月14日那一周,从周K线图上可以明显看出2310的阻力位,最高价2320和收盘价2301都很接近2310,而2310正好位于上图的最右下角。2000年8月底出现了井喷上涨行情,5月合约的最高价是2347,与2340很接近,而2340位于上图起点1820水平线的最右端。在井喷行情出现的前一周,5月大豆的最低价为2030,收于2046,都很接近2040,而2040正位于上图1820的正下方。
下图是以1999年MCU3场外交易中出现的最低价1360为起点画出的江恩方格图。对比MCU3的周K线图,我们可以看出,MCU自1360见底以来的最高价2036不超过2040,而2040位于下图起点1360的水平线最左端。下图最右上角的数据是1920,2000年1月18日这一周的最高价1937和收盘价1914都与之接近,而且从周K线图上可以看出1920是一个重要阻力位。2000年12月4日这一周的最高价1917和收盘价1913都未能站上1920,MUC3自此一路下跌。与1920同一方向的1660,按江恩理论分析应是重要支撑位,2000年4月10日MCU3跌至谷底,最低价1658,收盘1661,与1660极为接近,自此MUC又出现了新一轮的上涨行情,直到2036见顶。
2000 1990 1980 1970 1960 1950 1940 1930 1920
2010 1720 1710 1700 1690 1680 1670 1660 1910
2020 1730 1520 1510 1500 1490 1480 1650 1900
2030 1740 1530 1400 1390 1380 1470 1640 1890
2040 1750 1540 1410 1360 1370 1460 1630 1880
2050 1760 1550 1420 1430 1440 1450 1620 1870
2060 1770 1560 1570 1580 1590 1600 1610 1860
2070 1780 1790 1800 1810 1820 1830 1840 1850
2080 2090 2100 2110 2120 2130 2140 2150 2160
下图是以1999年CBOT大豆连续图的最低点402.5美分(取整为402)为起点构造的江恩方格图。最右上角的582与1998年582.5的最高价极为接近;1999年12月13日这一周的最低价446.2很接近于下图402下方的446;2000年8月7日这一周的最低价436.7接近于下图402左侧的438;2000年9月4日这一周的最高价515.5接近下图右上角的514;2000年12月18日这一周的最高价正好是514.
600 598 596 594 592 590 588 586 584 582
530 528 526 524 522 520 518 516 514 580
532 474 472 470 468 466 464 462 512 578
534 476 434 432 430 428 426 460 510 576
536 478 436 410 408 406 424 458 508 574
538 480 438 412 402 404 422 456 506 572
540 482 440 414 416 418 420 454 504 570
542 484 442 444 446 448 450 452 502 568
544 486 488 490 492 494 496 498 500 566
546 548 550 552 554 556 558 560 562 564
由于大豆和铜市场自1999年见底以来,一直处于箱型运动中,因此上面的江恩方格图仍对我们研判市场的重要支撑和阻挡有指导意义。比如,DCE9月大豆的2190和2040应是以后重要的支撑位,MUC3的1660和1580—1600点位也是如此。CBOT的456和442、430等价位同样如此。江恩方格能有效地帮助我们找到市场内在的一些关键支撑和阻挡点位,而且有些点位与传统技术分析理论中关于支撑和阻挡的论述不尽相符,如MUC3D的1920点位,居然两次成为阻挡位。另外,潮汐理论认为,当市场处于盘整时,价格呈箱型运动,但形态比较复杂,可能是箱子摞箱子,也可能是箱子套箱子,而江恩方格则能比较有效地揭示市场的这种状态,为我们判断箱顶和箱底位置提供有益的帮助。
江恩理论与周期循环
以月为单位的循环分析方法,是江恩非常重视的方法之一,也是中长期投资这应该首先掌握的。由于时间单位是以月为基础,时间跨度较长,不容易受庄家控制而不容易骗线,所以准确度非常高,可靠性非常强,往往是自然形成的。在此基础上产生的规律,不会轻易改变。
以上证指数为例,在过去八年的走势中,可以在月线图中找到已经发生了的、明显的20个月的循环周期。从1991年5月最低点104点至1992年11月低点386点,是一个低点到低点的循环周期,运行19个月;从1992年11月低点386点至1994年7月最低点325点,运行21个月,也是一个明显的低点到低点的循环周期;从1994年7月的低点325点至1996年1月低点512点,运行19个月,又是一个低点到低点的循环周期;从1996年1月低点512点至1997年9月低点1025点,运行21个月,还是一循环低点,出现在1999年5月前后。但我们同时应考虑,八年来股市在5、6月份出高点的概率非常大,达到50%,因此我们也不能排除5、6月份是一个循环高点的可能。只要5、6月份出高点就符合循环周期的规律。20个月的循环周期是江恩60个月循环周期(5年的循环)的三分之一,是上证指数的重要循环周期。
在上证指数月线图中,可以找到3次以18个月为循环周期的循环。1993年2月最高点1558点至1994年7月低点325点,是一个高点到低点的循环周期,运行18个月;从1994年7月低点325点至1996年1月低点512点,运行19个月,是一个低点到低点的循环周期;从1996年1月低点512点至1997年5月的高点1510点,是一个低点到高点的循环周期,运行17个月。这四个循环周期均按照18个月(正负1个月)的循环周期运行。所不同的是,运行方式不单纯是按照低点到低点或高点到高点的三种方式完成循环。将这三个循环的时间相加,等于52个月,也就是93年2月的高点1558点至97年5月的高点1510点,这很可能是一个大级别的高点到高点的完整循环。在这个循环中,包含这三个时间基本相等,运行方向不同的三个阶段,即下跌、盘底、上升的三个阶段。以此推论,97年5月份向后计算52个月,很可能是下一次行情的大底部。18个月循环周期是江恩36个月循环周期(三年的循环)的二分之一,也是我国存在的非常重要的循环周期之一。
江恩对月循环还特别强调以下几点:
1.在重要的市场底部开始计算,三个月后,可能是市场的另一个底部或顶部;再加四个月,可能是市场的另一个底部或顶部。如,上证指数94年7月创出低点325点,是一个重要底部;7个月后至95年2月,上证指数运行至524点的低点,是上证指数另一个重要底部。
2.在上升趋势中,调整一般不会超过2个月,到第3个月,市场将见底回升。如,96年1月上证指数从低点512点,展开了一轮大牛市行情;直至97年5月1510点为止,中途进行了三次调整,每次调整均为2个月,第三个月开始恢复升势。它们分别是96年4月开始调整,6月恢复升势;96年7月开始调整,9月恢复升势;96年12月开始调整,97年2月恢复升势。
3.在极端的情况下,市场可能只调整2—3周。在这种情况下,市场可能上升12个月,每个月的底部均比上个月的底部高。如,96年11月,上证指数只调整了两周,即恢复了升势;96年上证指数从1月开始上涨,一直涨到12月。
4.在大牛市中,如出现下跌趋势,可能只运行3—4个月,随后市场将重转升势。
5.在大熊市中,一波反弹只能维持3—4个月,然后再掉头继续下跌。如:上证指数93年2月从最高点1558点开始下跌进入熊市,一直下跌到94年7月最低点325点,下跌了18个月。在93年10月从低点774点产生了一轮反弹行情,至93年12月高点1044点结束反弹,反弹时间不到3个月。我们在历史数据中,还可以找到这样的规律:上证指数在下跌过程中,多数时间是下跌5—6个月,而宣告下跌结束。92年6月至92年11月,下跌6个月;94年9月至95年2月,下跌6个月;95年9月至96年1月,下跌 5 个月; 97 年 5月至 97年9月,下跌5个月;下跌时间最长的是93年12月至94年7月,下跌时间长达8个月,而中途几乎没有反弹月份。以月为单位的分析框架,机构和庄家掌握的意义远远大于散户。因机构庄家操作的资金大,进出不方便,对于一些小的波动和小行情,机构庄家是不能盈利的;而散户由于资金小,进出方便,船小好调头,因此可以去争每一波小行情。而对于机构和庄家,只能做大,不能做小。
江恩的理论极端复杂,且晦涩难懂。江恩理论的分析者们已经花了数年的时间,来潜心研究他在25年里所使用的图表及各类文字,力图破译他的各种思路。江恩的大部分著作是以传统的图表分析概念写成的。他极力强调把历史的高点和低点作为未来阻挡区和支撑区的重要意义。他强调,阻挡水平被突破后,就演化成支撑水平;反之,支撑水平被突破后就演化成阻挡水平。他也是50%回撤的坚定的信奉者。在他首创的各种概念中,有方阵中心价格和时间均衡法以及几何角度等。
所谓方阵中心法,是从商品的历史最低价开始,向后数算,推出未来的支撑或阻挡价位的一种方法。起算价格放在方阵的中央,然后依照顺时针方向,在其四周逐步增大。在方阵中,落在中心十字上的数字(通过中心作出的水平直线和垂直线)最有可能成为将来的支撑和阻挡水平(见图附录3.1)。
所谓几何形态,是由圆形、三角形和正方形所组成的。这些形态对他的影响最显著。360°的圆周是他的研究方法的显著特点。江恩利用360的和谐因子,来推算未来市场转折点的时间目标。他是按照日历来推算未来市场的转折点的,具体的做法是,从明显的峰和谷出发,向后数出30天、90天、120天、180天以及360天。这些日历日期分别标志着市场未来可能发生转折的时间。显要的顶或底一周年后的日期,构成特别重要的时间目标。江恩对与数字7合拍的时间区间也特别推崇。
把时间和价格相结合是他的理论的主要基础。江恩认为,两者之间存在一定的比例关系。在他的推测市场顶和底的方法中,有一种是以价格和时间的均衡为基础的—这就是一单位的价格变化,恰巧对应一单位的时间过程的情况。举例来说,江恩在图上先选择一个显要的高点,再把其价格的美元数值转换成日历时间单位(天数、周数、月数或年数),最后以该时间单位向未来投射,得出与此高点的距离等于上述时间单位的点。于是在这一点上,时间和价格将处于均衡状态,应当出现市场的转折点。下面我们用数字做一个具体的说明。如果市场的显著高点为100美元,那么江恩就从此点开始,向未来数算100天、100星期、100月或100年。在这些日期上,可能出现市场的转折点。江恩的时间和价格的比例关系,是他的几何角度的理论基础。而后者是我们这里要讨论的主题。
几何角度和百分比
我们的目的是要介绍江恩理论中较简单的几何角度方法。在一些出色的江恩理论家看来,这是其中最有价值的一种技术。另外,我们还打算探探他的另一个相对简单的概念—百分比回撤,而这又可以有效地与几何角度线协同起来使用。
我们先从江恩的百分比入手。在第四章讲述百分比回撤的时候,曾提到江恩把价格运动化分为八等份:1/8、2/8、3/8、4/8、5/8、6/8、7/8、8/8。他也把价格运动分成三等份:1/3、2/3。在下表中,1/3和2/3已经被安插在八等份数列中的适当位置上。
1/8=12.5%;2/8=25%;1/3=33%;3/8=37.5%;4/8=50%;5/8=62.5%;2/3=67%;6/8=75%;7/8=87.5%;8/8=100%.
朋友们马上会注意到,中间的五个数字:33%、37.5%、50%、62.5%、67%,非常面熟。对江恩来说,其中50%是最重要的。而这个数字在各种百分比回撤中,也是最赫赫有名的。从50%向外扩展,以下的两个数字是37.5%和62.5%,其重要性仅次于50%,这与我们在第十三章中讨论的菲波纳奇回撤如出一辙。由此,我们就把江恩理论与艾略特波浪理论合而为一了。等而下之,是33%和67%,这是我们在第四章所讲的倒是理论的最小和最大回撤的位置。
江恩认为,其他百分比数字在市场变化中也有所体现,但都不太重要。在江恩扇形中,也以75%和87.5%作为市场转折点的警示点。而对于较小幅度的回撤来说,12.5%和25%也许会起到一定的作用。无论如何,虽然后头这四个数字超出了33%和67%的界限,但一般仍未大部分市场技术分析者所用。
江恩的几何角度是从市场的显著的顶或底出发,按照一定的角度引出的一组趋势线。这些角度由价格与时间的相互关系所决定。其中最重要的角度是45°。在上升趋势中,江恩从市场的底部向右上方引出45°倾角的直线。而在下降趋势中,从市场的顶部向右下方引出45°倾角的直线(与我们在第十二章中讲过的变通点数图的45°直线类似)。作这条直线的根据是,沿着这条直线,时间变化和价格变化的关系正好处于1:1的均衡状态。换言之,在每个时间单位内(在日线图上通常为一周),价格上涨或下跌的幅度也为一单位(或者是图上的一格)。其做法是,在日线图上,先找出底点。然后,沿时间轴向右移一格(一周),再沿着价格轴向上移一格,得到第二点,最后把两点连接起来并向右上方延长,就是45°直线了。我们也可以借助量角器来画线。
45°线的重要性
45°线代表江恩的主要的上升或下降趋势线。在牛市中,只要价格维持于上升45°线的上侧,则牛市持续有效;而在熊市中,只要价格维持在下降45°线的下侧,则熊市持续有效。市场对45°线的突破,通常构成主要的趋势反转信号。我们可以看出,在45°线上,价格与时间正好处于完美的均衡状态中。在上升趋势中,当价格跌回上升45°线时,时间和价格的关系恢复均衡状态。因此,如果这条趋势线被跌破了,就表明上述关系被打破了,趋势可能发生变故。我们也可以照45°画出其管道线。它从显著高点或低点出发,平行于基本的趋势线。
我们通过因子2来组合时间和价格的比例关系,可以做出更陡峭的或更平缓的几何趋势线。1×1线就是45°线;1×2线则是下一个更陡峭的线,居于45°线的上方,表示在每一时间单位内,价格增长2个单位。这就意味着价格上升的速度是时间变化速度的2倍。在下一个更陡峭的直线是1×4线,表示在一个时间单位内,价格上升4个单位。这一组陡峭直线可以依此类推,直到1×8线,不过后面这种陡峭直线已不常见(见图附录3.2)
在45°线的下方,下一个更平缓的直线是2×1线,表示在两个时间单位内,价格上升一个单位(或者说每周上升1/2价格单位)。再下一个更平缓的直线为4×1线,表示在四个时间单位内,价格上升一个单位(或者说每周上升1/4价格单位)。下表按照由陡而平的顺序,列出了各种几何角度线以及与之对应的角度值。前一个数字代表时间,后一个数字代表价格,读作时间×价格:
1×8=82.5°;1×4=75°;1×3=71.25°;1×2=63.75°;1×1=45°;
2×1=26.25°;3×1=18.75°;4×1=15°;8×1=7.5°。
请注意,在上表中也包括进了1×3和3×1两条直线。江恩显然已经意识到,这两条特别的直线把价格运动三等份,因此在周线图和月线图上更有用途。江恩得几何直线使用方式,与速度线和菲波纳奇扇形线颇为相似。在上升趋势中,它们是支撑线;而在下降趋势中,它们是组档线。在上升趋势中,价格跌破其中一条直线,就意味着将跌向下一条直线。相应地,在下降趋势中,涨破其中一条直线,就意味着将涨向上一条直线。
把几何角度线与百分比回撤结合起来
这两种技术相辅相成、相得益彰。一旦市场发生重要运动后,我们就可以把价格变化的幅度划分成八等份,再沿着相应的八等份回撤点,标出各条水平直线。在上升趋势中,这些直线在价格回落时起支撑作用。而在下降趋势中,它们起阻挡作用。通过这些标志线,我们预先就可以知道何处为最重要的百分比回撤的位置。虽然江恩总共采用了八个数字,但其中最重要的位置仅仅在3/8、4/8、5/8三者上下。它们包含了50%回撤和2个菲波纳奇数字。其余参数的重要性稍微逊色一些,但我们至少也应当了解他们的位置。
下一步,我们从显要的高点或低点或者同时从两者出发,做出江恩的几何角度线。其中最重要的三条角度线是45°线(1×1),63.75°线(1×2)以及26.25°线(2×1)。这三条线与中间的三条回撤线(37.5%、50%和62.5%)一起,界定了图标上的重点区域。我们也可以作出其他的角度线(更陡的也好,更平的也罢),但其重要性不大。
然后,我们寻找两种技术的相互吻合或验证之处。最好的例子是,上升趋势的50%回撤正好到达了45°线上。这里是绝好的支撑区。另一个例子是,上升趋势的37.5%的菲波纳奇回撤正好抵达63.75°线(1×2)。这里的情况是,价格同时达到了显要的几何角度线和重要的百分比回撤点。
江恩的几何角度线必须从显要的峰和谷出发。因此,在一张图上,可能同时出现上升和下降两组直线。这两组直线也可以结合起来使用。当下降的角度线(画自顶点)与上升的角度线(画自低点)成90°相交时,其交点具有更重要的份量。如果这个交点还与水平的百分比回撤线吻合的话,那么其意义甚至更重要。江恩除了自显著的顶点和低点出发作几何角度线外,也热衷于从坐标原点O出发作45°线。话句话说,在他的图表上,不仅从显著的顶点或低点出发作45°线,而且也从对应于原点的价格点出发作45°线。江恩认为,自原点作出的直线在未来也有意义。他还有很多作直线的方式,不过我们的讨论仅限于上述范围。
这里我们附了一些图例,展示了这些几何直线和角度的实际应用的情形。不过,为了简明起见,这些例子都集中在较重要的直线和角度上(见图附录3.3到3.7)。

相关文章